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妖高校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局面还在掌握中

第三百三十三章 局面还在掌握中

猎妖高校 | 作者:郑重骑士| 更新时间:2021-03-02 06: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似乎听到小女巫的惊叫,那头黑山羊缓缓转过头,露出被烧焦的面孔。

    准确说,是半张被烧焦的面孔——那头黑山羊仿佛被一柄无形的长刀劈成了两半,左侧一切正常,羊毛蓬松、羊眼明亮、羊角锋利;右侧已经完全看不出是一头羊了,身上的羊毛被烧焦,半张羊脸皮被剥下,露出暗红的肌肉与纠缠的血管,失去眼睑的遮盖,硕大的羊眼仿佛变成了灯泡,大的瘆人,还有那只羊角,似乎被炽热的火焰烧化,垂落在它的耳畔,上面布满了类似玄武岩上的气泡孔洞。

    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灼烧之外的一些东西。

    那头黑羊被烧焦的一侧身上的火焰仍旧没有熄灭,暗红色的火焰斜斜的燃烧着,火光之上还笼罩着一层浓郁的阴影,随着燃烧的火焰一齐跳跃,仿佛一条条虚幻的触手。

    只是简单看了一眼,麦冬周围那重淡蓝色的光罩便像被一柄无形的大锤重重砸了一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痕,光罩上的符文发出窸窸窣窣的碎裂声,迸射出一串串金黄色的火花。

    小女巫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她隐约听到耳畔响起一片嘈杂而又混乱的祈祷声。

    尼古拉丝!

    尼古拉丝!!

    黑暗丰饶之女神!

    孕育万千子孙的森之黑山羊!!

    石川右京伸手扶住了麦冬的肩膀,帮她站稳了一些。

    “让矮子与瞎子过来,”站在最前方的坤鹏猎队队长头也不回的吩咐道:“沉默森林里那座法阵看样子暂时是用不上了……”

    石川没有出声,而是从怀里摸出一只红色的纸鹤,放在左手手背上,凑到嘴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伸出右手一抹,那只纸鹤瞬间便化作一溜火光,消失在他的手心与手背之间。

    似乎察觉到三位年轻巫师的恶意。

    那头黑山羊不再假装无辜,而是垂下脑袋,露出镰刀状的大角,同时弓起背,右前蹄哒哒的敲着地面上的石板,做出一副冲锋的模样。

    张伯仁压低身子,双拳端在腰间,拳眼向上,死死盯着火光里的那头黑羊,毫无畏惧。

    咚!

    仓库的火场中,有一根木柱终于受不了火焰的炙烤,直挺挺向下倒去,扬起一片黑灰,溅起一片灿烂的火花,同时发出巨大的声响。

    仿佛一声擂鼓。

    黑山羊与张伯仁同时停止对峙,齐刷刷向对方冲去。

    麦冬紧张的握紧小拳头,在心底为队长加着油,却看见那头黑羊在冲到一半的时候,前蹄猛然在地上一蹬,整个身子做出一个超出九十度的大转弯,硬生生向横里切去。

    轰!

    它撞破林货市场单薄的围墙,撒腿就向远处跑去,身后还带着一溜火光,仿佛一支被点燃的炮仗。

    而张伯仁则收束不住脚步,与黑羊擦肩而过,如同一辆失去刹车的重型坦克,硬生生撞进仓库的石墙上,轰的一声,撞出老大一个洞。

    小女巫‘噫’了一声,不忍直视,攥着的拳头展开,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呼!呼!”

    一团鹤形的橘红色火焰出现在石川右京的身侧,两道身影从火光中走了出来,一个高挑,一个低矮。

    火鹤在石川耳畔轻唳一声,忽闪着翅膀,化作一蓬火星消失不见。

    “啥情况,”坤鹏猎队的炮手大着嗓门嚷嚷起来:“我们的魔法阵还差一点儿就要布置完成了,什么事比魔法阵更重要?”

    话虽如此,但从火光中出来后,巴林的机关炮就始终稳稳的端在手里,炮口四处谨慎的寻觅着,手指死死扣着扳机。

    与粗中有细的矮人不同,猎队的占卜师是表里如一的慎重。

    她摩挲着怀里的水晶球,侧脸仔细感悟着市场里每一点细微的魔法波动,眉宇间露出几分严肃。

    “时间线在这里出现紊乱。”女巫自始至终闭着眼,但并不影响她对周围的环境做出清晰判断:“你们遇到谁了?队长在哪里?”

    “我还活着!”远处仓库里传来张伯仁粗声粗气的抱怨:“呸呸……臭不要脸的家伙,临阵逃脱,胆小如鼠!”

    “他在骂谁?”矮人把原本抓在手里的机关炮拎起,扛在肩上,歪过头看向另一旁的麦冬,似乎刚刚发现她周围的蓝色光罩:“……你又被弗洛伯毛虫攻击了吗?”

    弗洛伯毛虫是一种粗短的植食性蠕虫,分泌的黏液在魔药学中有广泛应用,除了长得丑了点,对巫师几乎没有任何攻击力——小女生除外,她们似乎能够被这种丑虫子的外形攻击,每年都不乏小女孩儿在毛毛虫前晕倒的案例。

    麦冬就曾被一只弗洛伯毛虫吓的进入降灵状态,因此经常被巴林嘲笑。

    “这里没有弗洛伯毛虫!”小女巫隔着蓝色光罩,气急败坏的叫道:“那件事你还要说多少遍!队长是跟一头羊打架输了,所以才骂人……骂羊!”

    “一头羊?”矮人巴林眨眨眼,有点跟不上小女巫的聊天节奏。

    “羊?”女巫朱玲则敏锐的注意到这个字眼,转头看向自始至终保持沉默的石川:“……是我想的那头羊吗?”

    剑客默默点头。

    女巫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水晶球闪烁起不规律的光芒。

    巴林后知后觉,看了看倒在仓库前的那头凿齿,再看看不远处的石坑,然后把扛在肩上的机关炮重新拎在手里,打开保险。

    “它在哪儿?”矮人粗声粗气的问道。

    “跑了。”石川简短回答。

    “跑了?”巴林扬起眉,机关炮的枪管卡拉拉作响:“你为什么不去追?”

    “不追是对的。”张伯仁的声音伴随着他沉重的脚步,从火场与烟雾中传来出来,变得越来越清晰:“谁也不知道那头羊在打什么主意……在这条时间线上,我们就是无家可归的孤儿,绝不分散是作战的第一要素。”

    “它跑不掉。”石川右京歪了歪脑袋,他的耳畔,一只翠绿的纸鹤正在欢快的拍打着翅膀:“我一直在盯着它……目前来看,它刚刚跳下寂静河,沿着河底向上游出发。”

    说话间,坤鹏猎队的队长大人已经走到几位猎手身旁。

    他拍打着身上尘土,看了看一团乱麻的市场,重重叹口气。

    “这里就这样吧。”男巫挠了挠头,放弃扑火的打算,目光循着黑山羊在围墙上撞出的豁口向外看去:“至于那头羊……被我们打岔后,大概率不会回我们之前预设的战场了。”

    这是毫无疑问的,时间线上游任何细微的变动,传导到下游,都会变得面目全非。所幸这次黑山羊与他们见面的时间只是稍微提前了一点,可以预期的变动也在控制范围内。

    矮人揪了揪自己的胡子。

    “所以我讨厌顺着时间线作战。”他粗声粗气的抱怨道:“你永远不知道自己随手打死的一只青蛙,会不会引来撒托古亚关注的目光。”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