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陵夭 > 第十二章 真假美猴王(三)

第十二章 真假美猴王(三)

陵夭 | 作者:霄韩| 更新时间:2021-03-02 02:4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瑟明菲,以辰眼中满是惊讶和好奇之色,他用手肘碰了下旁边的路璇,小声说:“亚特兰蒂斯的人。”
    路璇微微点头,如果不是格子通过拜恩托将亚特兰蒂斯的语言储存进微米耳机,他们绝不可能听懂眼前两人的交谈,恐怕会跟咖啡厅内其他人一样,以异样的目光一脸发懵地看着这两人用“鸟语”快语速对话。
    “如果你只是来说这些的,就回去吧。灏恩领主不是把我殿下的身份废除了吗?我现在已经不是亚特兰蒂斯的殿下了。”拜恩托下逐客令。
    “殿下,你跟我回去吧。”瑟明菲说。
    “跟你回去?”拜恩托看向她,缓慢点了下头,“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告诉灏恩,让他警惕性高点,不要让外人钻了空子。”
    “殿下是说特使?”瑟明菲问。
    “特使?那是亚特兰蒂斯最大的敌人!奉自己的敌人为特使,这是亚特兰蒂斯最大的耻辱!”拜恩托嗓音中透露出怒意。
    “我插……句话,你们亚特兰蒂斯的人……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会奉水王殿……为特使?”经过微米耳机翻译,以辰结结巴巴地说,不仅不流利,而且发音极不标准。
    瑟明菲看向他,眸光中有着冷意射出:“你是谁?”
    “我是现任黑暗之主,你们亚特兰蒂斯也曾出现过黑暗之主,所以说起来,我和你们亚特兰蒂斯也算有些渊源。”以辰主动套近乎。
    “第五文明的人。”瑟明菲打量了他一番,冷意更浓了,“没有人能阻止亚特兰蒂斯的复兴,如果你们有这个想法,那你们就是亚特兰蒂斯的敌人!”
    “我很确定,你被水王殿洗脑了。”以辰得出结论。
    “特使不是水王殿!我警告你,再侮辱特使,你会死!”杀意从瑟明菲身上散发出来,令近处的一些男女不禁露出丝丝畏惧之色。
    路璇上前一步,越过以辰,直接站在了与瑟明菲距离不足半米的地方:“试试?”
    瑟明菲轻笑一声:“我今天是来传话的,不是来打架的。另外,今天是除夕,特使叮嘱,能不主动动手就不——”
    “那就好好珍惜这个被动动手的机会。”不等瑟明菲说完,路璇就打断了她的话,同时右手轻轻地挥了出去。
    路璇动作并不快,显然如她所说,她在给对方一个被动动手的机会。
    “你找死!”抬起手一把抓住路璇的皓腕,瑟明菲一脚就朝她踢了出去,带起嗖嗖的劲风声。
    侧身躲过踢来的腿,路璇右手强行前探,抓住瑟明菲的左肩,同时左手抬起对方长腿,左腿斜着踢向其另一条腿。
    反应迅速的瑟明菲立刻抬起另一条腿,一腿被对方提着,一腿抬起,水平腾空的她眼角余光锁定旁边用作装饰的书架,抬起的长腿猛然踹了上去。
    咔嚓!哗啦啦!
    侧面木板被拦腰踢断,随着书架歪倒,大量书飞出,书页翻飞如水流声般响起,紧接着砰的一声,书架倒在了地上。
    借着反作用力,瑟明菲强行挣脱开路璇抓着她肩膀和提着她腿的双手,后空翻就要退开。
    路璇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一步跟上,同时双手探出,如鹰爪般扣住瑟明菲的两个脚踝,左脚斜撑地面,腰部发力,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将人甩了出去。
    砰的一声,瑟明菲修长的娇躯重重地撞在另一书架上。
    书架歪倒,人摔在地上。
    见路璇还要动手,以辰连忙拉住自己这位护短的老师:“够了够了。”
    路璇扭头看以辰,紧接着竟然揪起他的衣角,小女生般摇着说:“我不是那种……暴力的女孩子。”
    “呃——”以辰脸瞬间僵住,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向莫凯泽投去求助的目光,却发现那个家伙扭头看着窗外,明显没有帮他解围的打算。
    打斗开始的时候,“观众们”就都退到了咖啡厅的边缘地带,人挤人地靠着玻璃墙,怕遭受池鱼之殃的人更是直接夺门而逃。
    这时,已经有店员走了过来,年轻的小伙子对站起来的瑟明菲说:“小姐,这里不允许打斗,你们已经——”
    只是一脚,瑟明菲就打断了小伙子的话,将人踢飞出去。
    生气的瑟明菲一双眸子里有冷意升起,盯着路璇,就要冲上去。
    拜恩托闪身挡在了她面前:“你不是她的对手,你知道的。瑟明菲领主,这不是你该有的样子,你浮躁了。”
    从两人简单的交手,他就看出来了,那个叫路璇的女孩不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反应力都在瑟明菲之上。
    他能看出来的事情,瑟明菲自然也能看出来,但看出来还硬要上,这与他印象中那个向来沉着冷静的三领主完全不同。
    难道因为都是女人?好像只有这种原因解释得通,也最合理。
    瑟明菲虽然贵为领主,但实战能力并不强,不仅在五位领主中居末,就算是亚特兰蒂斯最强大的那几支军队中的士兵,也有许多比她强。
    只可惜,亚特兰蒂斯的军队几乎都在七尊王殿祭出的毁灭力量下覆灭了,也包括最强大的那几支军队。
    瑟明菲能成为领主,而且位居第三,除了自身是王室血脉,更重要的是领导力和影响力。
    在五位领主中,瑟明菲的领导力仅次于大领主灏恩,而论影响力,就连灏恩也无法比拟,备受臣民爱戴的她被誉为亚特兰蒂斯最亲民的领主。
    “几千年了,脑子不是没有被冻坏的可能。”路璇双手抱胸, 抬头看着天花板。
    “你!”瑟明菲气愤。
    “说正事吧。”感受到众多异样的目光,甚至有人拿起了手机拍照,拜恩托不想让两女再闹下去,对瑟明菲说,“你说你是来传话的,谁的话?灏恩领主还是……水王殿?”
    “殿下,特使不是水王殿,皇者说过,永冻之力能阻滞时间,但绝对不可能让时光停滞,水王殿没有那个能力,时光特使是亚特兰蒂斯的恩人。”瑟明菲说。
    拜恩托沉声说:“我跟你们说过了,他很可能借助了途的力量,为的就是‘亚特兰蒂斯之眼’!”
    瑟明菲沉默了几秒说:“殿下,途真的存在吗?为什么王没有跟我们说过?如果求恩托斯皇者还活着,或许还能证明你的话,但现在王和皇者都死了,没有人能给你作证。”
    “你可以说得再简单和直接一点,我殿下这个身份份量不够。”拜恩托似是一笑。
    瑟明菲欲言又止。
    “你们要承受来自臣民们的压力,我能理解。我不要求你们现在能跟我站在一起,但亚特兰蒂斯一定要守护好。水王殿的假面具,我会亲自揭下来。”顿了一下,拜恩托指向一直缄默的晨悦彤,“提前跟你说一下,我找到了现任水之主,她叫晨悦彤,未来会是亚特兰蒂斯的当代皇者。”
    瑟明菲震惊地看向有着宝蓝色瞳孔的女孩,而晨悦彤则怔怔地看着拜恩托,秀眉间满是惊愕和疑惑。
    片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瑟明菲微微摇头:“她不是亚特兰蒂斯的人,甚至连第四文明的人都不是,没有资格成为亚特兰蒂斯的皇者。”
    “等我登上亚特兰蒂斯的王位,她就有这个资格。”拜恩托声音平静,但眼中却亮起了威严的光,让人不容置疑。
    这一瞬,他仿佛又成为了亚特兰蒂斯尊贵的殿下。
    “当代皇者,光听这个名字就牛掰到爆。”以辰咂嘴,小声说。
    然而,他说完,就错愕地看到拜恩托指着晨悦彤的手指移到了自己身上。
    拜恩托看着瑟明菲,抛出重磅炸弹:“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他会是亚特兰蒂斯的第二代海皇,与王享有同等待遇。”
    瑟明菲身体一颤,瞳孔不禁放大了许多,但紧接着,她就放松下来了。
    “殿下,你要好好休息。”瑟明菲说,她严重怀疑拜恩托受到的打击太大,神智出现了问题。
    海皇是亚特兰蒂斯历史上第一任水之主的称呼,也只有那个带领亚特兰蒂斯走上巅峰的男人才配这个称呼。
    而之后,亚特兰蒂斯的历任水之主,用的都是“皇者”这个称呼。
    眼下,拜恩托却想让一个第五文明的人成为亚特兰蒂斯的皇者,尽管这个人是现任水之主。并且更荒谬的是,他还要让另一个第五文明的人成为亚特兰蒂斯的第二代海皇。
    第二代海皇?开什么玩笑?
    拜恩托没有多说,他知道瑟明菲无法接受这个想法,在瑟明菲看来,这必然是荒谬至极的,但这却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
    晨悦彤是现任水之主,其潜力是巨大的。成长起来的晨悦彤,未来势必会成为像亚特兰蒂斯历代皇者那般强大的人物。甚至有他的帮助,晨悦彤成长的时间会大大缩短。
    如果晨悦彤成为了亚特兰蒂斯的当代皇者,亚特兰蒂斯的复兴之路无疑会平坦许多。
    而以辰,被途选中的黑暗之主,其潜力和能力只会在晨悦彤之上。他甚至觉得,如果亚特兰蒂斯有了以辰的支持,将情感文明吞并让亚特兰蒂斯文明进阶为更强大的第六文明都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身为第五文明的人,想来以辰不会这么做,也不会容许亚特兰蒂斯这么做。
    不过,有了以辰的支持,起码可以保证一点,那就是亚特兰蒂斯文明有了与情感文明并存于世的依仗,不用担心也不会有被吞并的危险。
    如果以辰知晓了拜恩托这些想法,一定会把其惊为天人,真正的天人,死去的那种。
    大哥,你的格局太大了,文明与文明间的碰撞可谓是毁天灭地,我这种小人物可不敢也没有能力掺和,只想保住小命,这绝对会是以辰的第一想法。
    “殿下,如果你真是被冤枉的,就跟我回去,我会说服老大和二哥,争取帮你洗清嫌疑。”瑟明菲劝道。
    “还是说说传话的事吧。”拜恩托坐回沙发,“明天是元旦,所以让你今天来传话的应该是水王殿吧,是具体的时间和地点?”
    瑟明菲没有再强调“特使不是水王殿”的“事实”,直接说道:“明天下午一点,新建的洛杉矶图书馆,一楼大厅。”
    “你可以走了,不要忘了把我的话带给灏恩领主。”拜恩托看向她,不悦的眼神变得平和,“多说一句,不论谁对谁错,只要为了亚特兰蒂斯,都值得被原谅。”
    “殿下。”瑟明菲躬身行礼。
    拜恩托收回目光,正视前方,挥手说:“走吧。”
    “她不能走。”一个低沉且雄浑的男子声音从感应玻璃门的方向传来,班世带着全副武装的珠星队员出现了。
    一阵声响,一把把冲锋枪齐刷刷抬起,冰冷的枪口对准瑟明菲。
    “如果你不想附近几条街都被炸上天,就抓吧。”淡淡的声音从拜恩托口中传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向班世等人看一眼。
    班世眼睛微眯,像一头饿狼般盯着拜恩托:“你威胁我?”
    “他是替这位瑟明菲领主说的。”发现瑟明菲眼神平淡,没有丝毫紧张之色,路璇一直停留在其身上的目光闪了闪。
    拜恩托端起桌上的咖啡,掀开面纱一角:“瑟明菲领主喜欢烟花,通俗点说就是爆炸。”
    “难得殿下还记得我这点喜好。”瑟明菲微微一笑。
    班世不禁皱眉,要是真如拜恩托所说,敌人一定在周围几条街安置了相当多的炸弹,这里可是闹市区,一旦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瑟明菲双手握拳,放在一起,伸上前:“还抓吗?”
    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班世顿时陷入两难境地。
    “不抓……那我就走了。”说完,瑟明菲轻笑一声,就要朝外走去。
    班世一步拦在了瑟明菲前面,不过却没有看她,而是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拜恩托:“放她走了,炸弹同样可能爆炸。”
    “不会,我跟你保证。”说着,拜恩托看向瑟明菲,“你觉得呢?”
    “我听殿下的。”瑟明菲点头,然后对班世笑着说,“其实,我对屠杀并不感兴趣,除非有人逼我这么做。”
    “钓不上来就放鱼儿走。”安德烈懒散的声音从班世的微米耳机中传出。
    显然,这位没有现身的令行部主管一直通过特殊的方法关注着咖啡厅内的事态发展。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