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逆焚天 > 第四千零一十四章 装腔作势

第四千零一十四章 装腔作势

武逆焚天 | 作者:疯橘子| 更新时间:2021-03-02 02:3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左风的淡定与从容,会让在场的许多人感到迷惑,大家心中明明清楚,左风此刻应该是急于传送离开才对,可是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偏偏是刻意想要留下来,似乎还有诸多事情没有做的样子。
哪怕是姬娆和游氏兄弟,等一群奉天皇朝的强者们,也同样被搞得一头雾水。而他们的心中,恐怕比任何人都要焦急,毕竟之前几乎彻底的绝望,却意外的看到转机。
他们不理解,却绝不会在这种时候,向左风公开询问。因为他们相信,殷无流同样也充满了疑惑,他们必须要帮助左风维持这种神秘感。
周围的所有人,都不清楚左风的计划是什么,可是有两个人却知道,左风实际上正在拖延时间。
从之前左风开口调侃庞林与项鸿,然后又故意表现出对殷无流的蔑视时开始,左风就一直在拖延时间。
故意激怒庞林和项鸿,固然是一种泄愤的手段,不过左风行事一向严谨,不会为了这些事情故意耽误时间。那么让他思来想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左风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殷无流对此并非没有怀疑,所以他曾先后两次出手,目的都是要将左风给重创,而又不想将左风给击杀。
他想要逼着左风尽快完成阵法,但是又不想因为左风的死亡,断了传送离开的这条路。另外就是左风表现出来的城府与心机,都让这位月宗的掌月使心中忌惮不已。
两个原因结合到一起,反而使得拥有最恐怖手段的殷无流,不敢在这个时候放手施为。
这位月宗掌月使,那只拢在袖子中的手微微的颤抖。之前每一次操控蚀月镜的时候,只有非常少的人,才能够看到从他手指指尖激射而出的手印。
他借助这样的方式遮掩自己凝炼的手印,待到真正释放的时候,便如同轻飘飘的一指,那蚀月镜便立刻有了行动。
只是这种看似轻松随意的一指背后,却伴随的是殷无流本身的不小消耗。平时这样的消耗可能没有什么,但是当发动了“九转入月诀”以后,那消耗便已经可以说是非常恐怖了。
所以若是仔细观察,或者是像左风这样身处局中,真正近距离感受过的人才知道,殷无流的攻击是在逐渐减弱的。
也正因为如此,左风才敢更加肆无忌惮的玩弄手段,故意与对方周旋从而拖延时间。当时间每时每刻都在过去的时候,左风自身的意识,却是分开运用,同时感受着两处为位置的变化。
一方面他在感受着,冰台下方的阵法波动,这固然算是重中之重,毕竟众人的生死存亡皆系于此。
在场只有左风一个人,才能够更加清晰的知晓,冰台内部阵法的变化情况,也正因如此,他才会显得特别焦急。
这冰台内部的阵法受损后,左风因为无法完全修复,所以融入冰台内的血液精华,也不能够像之前完好无损时,那样顺畅的吸收掉。
至于冰台之内,左风经过调整以后的阵法,同样达不到他所需要的那种程度。所以虽然满地的血肉碎块,冰台的吸收却还是相对缓慢。
之前冰台内部的阵法,的确出现了变化,同时也有着阵法波动浮现而出。可那也只是最外部九根冰柱的阵法与核心阵法,彻底达成了联系,同时九柱连环阵法,已经开始缓慢运转的迹象。
可是这却绝不是,整个冰台阵法已经开始运转起来的标志,否则此刻众人感受到的,就不该是有阵法波动,而是应该能够看到,那冰台内部的传送大阵直接运转了。
另外一方面,左风在关注的是冰台之外,与自己的灵魂有所联系的朝阳雷炎。早在殷无流使用蚀月暗曜,开始扫除那些南阁武者之前,朝阳雷炎便已经被催动着开始了行动。
如果说这两方面,左风更加关心的,反而不是冰台阵法内部的恢复情况,恰恰就是这朝阳雷炎正在暗中的行动。
之所以会更关心朝阳雷炎,主要是因为眼下冰台阵法的恢复,根本是自己急不来的,只能够按部就班般的去推进,若是过于着急反而有可能会适得其反。在冰台恢复之前,真正让左风敢于同殷无流周旋的,还是他另外的手段。
殷无流上下打量着左风,那双血红的双眼,努力的观察着,左风从上到下每一个细节上的变化。
看样子似乎恨不得,将左风的一切秘密给看穿,同时也在为自己之后的行动而酝酿着,寻找最佳的出手时机,最好是能够凭借一击便解决所有飞问题。
而左风却是面色平静的看不到半点波动,眼神也是淡漠的回望着殷无流。既没有恐惧和不安,更没有愤怒与仇恨。
左风的眼睛虽然也是红色,却只是眼眸的中心位置,会释放出一种朝阳的橘红色,所以他的眼神变化,外人倒是也能够看得非常清楚。
即便是殷无流在面对此时的左风时,也有些感到心中没底。不论左风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波动,或者是有任何一点表情变化,殷无流都有可能借此窥测出左风的想法与虚实。
可偏偏就是左风现在这个样子,仿佛自己面对着一片碧蓝色的幽潭,根本别说看不到底,就算是扔几块大石,也根本窥测不出潭水的深浅。
可是殷无流却不知道,此时的左风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利用了种种手段,如今手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庞林。
只要庞林被杀,那么自己的情况马上将会彻底暴露,到时候殷无流只要狂轰滥炸,在不杀死自己的前提下要弄残自己,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了。
就在这种每一刻都是煎熬着度过了差不多两息后,左风的眼神突然就微微闪烁了一下。
这却不是他有意为止,而是因为真的有事情触动了他。与殷无流之间的对峙,感觉就像是有一根绳子,正在被不断的拉紧,而在这种拉紧的过程中,随时都可能被绷断。
同时身处局中对峙的两人,其实也是非常敏感的,哪怕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会立刻引起两个人的反应。
这边左风眼神的突然变化,那边的殷无流下意识就已经猛的抬手。这片刻功夫早就蓄势待发的蚀月镜,好似在宣泄一般,疯狂的将蚀月暗曜的能量给释放了出去。
冰台上的左风同样作出反应,当殷无流的身体微动,那手还未从袖子中露出来之前,他就已经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庞林。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一道防护,而且这个防护真正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左风自己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把握。
虽然刚刚灵魂之中传来的波动,已经在告诉他,一切都准备就绪,可是他却不敢完全信任,毕竟那个朝阳雷炎,只是才蕴育出灵智的家伙。
蚀月镜直接就旋转起来,无数带着黑色幽芒的蚀月暗曜,从其中激射而出,分成了数个方向,先后虽然不同,却是直接如同一张大网般,朝着左风笼罩下来。
如果只是几道,或者十几道幽芒攻击,左风还有躲避的可能。可如今数十道攻击瞄准了他一个人轰击下来,他想要躲避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手中有着庞林,这一次也不敢保证能够将那么多的攻击给彻底阻拦下来。可就算是这样,左风仍然还是做好了准备,打算在关键时候用庞林来遮挡一二。
然而就在那蚀月暗曜刚刚落下后不久,却是一个个的开始消散,如此诡异的一幕,甚至让许多人都没有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毕竟蚀月暗曜的速度太快,大家看到其出现的瞬间,视线就都不约而同的落向了左风,也就是望向了蚀月暗曜轰击的目标。
只是人们屏息凝神,想要看看左风如何化解这些蚀月暗曜时,却发现攻击并未出现。许多人也是这个时候,才下意识的重新抬头望去,想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人们抬头看去的时候,都震惊的发现了,原来那蚀月暗曜的恐怖力量,竟然就在穿过火网的过程中,就那样诡异的消散了。
除了左风之外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不理解为什么蚀月暗曜会消失。毕竟之前无数次蚀月暗曜的攻击,都是畅通无阻的轰落下来,那雷网不仅没有能够阻止半分,甚至那些蚀月暗曜在穿过雷网的时候,自身能量都没有半分的损耗。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蚀月暗曜竟然被阻挡了下来,这一幕诡异的难以想象。左风却是已经淡淡一笑,抬起手来将抓着庞林,给直接抛了出去。
并没有刻意针对,只是像丢垃圾一般的将其抛弃掉,显然庞林之前就只是他的盾牌,而如今的左风已经不再需要这“盾牌”的保护了。
在所有人都震惊和不解之时,殷无流凝望着那使得蚀月暗曜消失的雷网,眼神微微的变换着。
很快他好像就想起了什么,随即便直接开口道:“你搞清楚了月华的奥秘?这根本不可能,没有人……,唔,殷洪的记忆,被你剥离获取了!”
从开始的质问,倒后来变成了自言自语,停顿了少倾以后,殷无流突然抬头,冷冷的盯着左风,沉声喝问:“所以你一直在拖延时间,刚刚也不过是在装腔作势,……对么!”
眨了眨眼,左风望着对面的殷无流,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中充满了嘲讽和鄙夷的味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